千层浪app富二代

一进入包间,江季起身迎接。

……

江研被佣人再次带到前厅,她没有直接去后院见谢闵西,“江小姐,请在这里稍等片刻。”

江研礼貌的点头,“好的,谢谢。”

不一会,谢闵西一如往常明媚娇艳的走出,她头上顶着烈日,头发在阳光下泛着棕色的光芒,走一步,肩头的发丝随着步伐飘动,哪怕,被太阳直射,眉头轻皱,披散的头发,偶尔会飘在前边脸上几簇,但也挡不住浩渺的美眸,精致的脸庞。

如此美丽的她,江研实在是羡慕死了。

她要将谢闵西的美好全部撕碎,踩在地上,让江季看清她的真面目,从而回到自己的身边。

哪怕,江季不喜欢她,她宁愿,江季一辈子孤独终老,到最后,身边还是只有她这一个妹妹。

谢闵西行至阴影部分,她眉眼得以舒展开来,她大步上台阶。

走进看又看到江研阴诡恐怖的眸子,她心颤了一下,脑海中突然想到哥哥对自己的叮嘱,难道江研真是坏的?

江研:“西子,是不是害怕我了?”

她眼中的疏离与怀疑,表现的清清楚楚,江研心中反胃恶心有余。

闲适恬淡文艺少女

她并不回答,反而问:“研研,怎么突然来了,也不给我说一声。”

“我听江季哥说,最近心情不好,想过来陪陪,我没有打扰到吧?”

客厅的温度常年恒温,不冷不热,谢闵西接待客人便坐在前厅的沙发上,这里平时也是接待一些不熟悉的客人,这里很少有生活的痕迹,茶叶倒是摆放的很多。

“研研,喝茶么?我刚学会泡茶,给冲一壶?要先将茶煮一遍,给杯子也清洗一下,全部倒了之后,再次倒入清水进行煮茶。”

江研摇头,她熟络的走到西子面前,按着她的手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说话对我如此客气?是叔叔阿姨的感情问题么?”

“不是,我父母很好。”

“那是什么?”

谢闵西几次张口都想将质问的话说出口,她眼睛直直的看着江研。

后来,她朝周围的佣人吩咐:“所有人都下去。”

“是。”

“是。”

等只有二人,面对面的时候,江研再次开口,“到底经历了什么,要让佣人全部下去?江季哥知道么?”

“研研,还记得冯冰儿么?”

她问话之间一直打量江研的一举一动,她要看清楚,曾经真心相待的朋友是不是真的故意害她的。

“冯冰儿?是谁?”

谢闵西激动起来,们一起吃过饭的不知道?她嘴角的嘲讽上扬,果然是研研了,除了她没别人。

她后退,让自己远离江研。

“西子?”

谢闵西:“回去吧,我有些累了。”

“不是啊,问什么冯冰儿,我真的不认识。”

谢闵西更加的不信。

她再单纯,也不会被这样的话给骗到。

一起去日料店吃饭,就当是巧合,那一起坐车离开呢?谁会坐一个不认识人的车?

谢闵西对朋友很宽容,她不会强制要求自己的朋友,只可以和她一个人玩儿。

交朋友是的事情,完全不必要隐瞒。

这一次,令谢闵西不忘的便是她自己的错。

她后悔说出那些话,给了让人话谈背后的条件,如果她不开口,江研也已经不小,什么样的人,她也能有自己的分辨能力。

当初的话,她坚信只有江季和江研知道。

因此她从未对第三人提起。

对江季的信任,就如同相信自己一样,那么只有江研了。

她还在装作不知道。

“研研,我真的不认识。”

谢闵西:“恩,我也不认识,她就是我上次给说的那个女生,她性格不好,作风有问题,看人也势利,曾经还邀请玩儿的恶人。”

“啊!说的是冰儿啊。”

谢闵西突然转眸,她们关系如此好?

江研;“西子,我已经忘记她姓什么了,所以,叫她全名的时候,我不知道。”

那现在知道了,然后呢?

江研:“说这个做什么?她上次邀约过我一次,不在,我再推脱就不好了,于是去了,她怎么了西子?”

过于坦诚的她,令谢闵西良久才回过神,看到对方眼底伪装的真实,她内心再次怀疑了,刚才还想的要远离江研,现在心又纠结,她说的是真的么?

在她的内心深处,江研是江季的妹妹,就凭这一个,她不会同江研黑脸相对。

“她父亲知道我曾说过他女儿的不好,当众给我哥不堪。”

“然后叔叔知道了,就把禁足了?我的天哪,到底是谁说的?”

谢闵西眼睛盯着江研,难道不是她说的?

除了她,绝对没有第二个人。

客厅陷入死寂,江研想到什么,颓落的坐在沙发上,一下子红了眼睛,泪珠翻涌,哭声自责,“我知道了,是我了。”

谢闵西坐在她对面,抽出桌子上的纸巾递给她,“哭什么?”

“西子,只有我了,当初只说给了我和江季哥听,在这之后只有我接触过她们,就是我了,那次是她们又邀请我,可我拒绝不了于是便去了,可是我发誓绝对没有谈论起,是她们主动提起了,想约,我知道肯定不想和这种人交际,于是被我给拒绝了。”

她自己搓泪。

谢闵西的心软,她看不得谁在自己的面前哭。

“别哭了,别哭了。”

她摇头继续说:“我真的没有说啊。”

谢闵西也想知道怎么回事,于是说:“把那天的事情告诉我。”

“西子,我想到了一件事,可能是这件事的导火索。”

“何事?”

江研的口中都是假话,她来回翻腾,到了谢闵西的耳中,却变成了,“我说西子家教严苛,不会和品行不端,行为举止开放的人接触,她家人不会让她去酒吧唱歌喝酒…………西子,我是不是这句话说的有问题,对,肯定是这句话的不对。”

“刚来北国的A市,对名流圈子的人认识的只有我们家人,从哪里知道他们的性格?定然是听别人说的。大嫂和轻轻嫂子早已经不和名媛千金接触,便只有我了,很容易排除就知道是我说的话。而且那段时间也只有我们两个人交往的过于密切。”

事到如今,总算是弄清楚了当时发行的事情。

她又走到茶桌前,学着家中老人的样子开始泡茶。

“西子,对不起。”

“没关系,过来一起喝茶。”

江研控制不住泪腺,她眼泪接连着流满脸,“西子,是我的错,我不该和他们接触。”

“不,研研,有交朋友的权利,说话也是的自由,我想开了,毕竟任凭我的嫂子们怎么哄我,错的依旧还是我,与无关,我既然说出了这句话,就要对这句话负出相应的责任,并且,这确实是我的错,说人坏话,品德有亏。坐过来吧,我亲手泡的,刚学会,尝尝。”

“西子,生气了。”

因为,她刚进门便被佣人带到了前厅,她来过一两次,总是被佣人带到前厅片刻又给带到后院的客厅。

今天,她冒着大太阳也要多走几步路过来,就是生气了。

谢闵西之前会拉着她的手回卧室,现在开始像个主人一样泡茶邀请她。

行动上的表达,她这会儿才想明白。

“研研,这个茶还不错对我们女性的身体比较好,补气血的,快尝尝。”

她摇摇头,从沙发上起身,“我去找冯冰儿算账。”

“回来!”

她定住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