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桶女软件

谢闵西只好自己回到房间,点灯熬油补作业。

到了饭点,谢夫人操心的像个老妈子:“小舒,闵行吃饭了。”

“西子吃饭了。”

谢夫人又上楼敲谢先生书房的门:“该吃饭了。”

谢爷爷在管家的陪同下早早坐上主位。

现在的餐桌上哪儿还有之前的规矩,食不言寝不语都成浮云,云舒和谢闵西偶尔两句下意识的拌嘴,谢夫人都会训斥两个人,两个人老实一会儿又开始互怼,谢闵行就一直为云舒夹菜,他夹得云舒都喜欢吃,并且量还都控制的刚刚好。

“谢谢老公~”云舒不介意再饭桌上表达对谢闵行的满意。

谢闵行就像养了只宠物,摸着云舒的后脑勺顺了几下。

谢闵西:“切,就有老公。”

云舒:“起码没有。”

“我不稀罕。”

“还不是因为没有。”

深秋里一抹红的性感

谢闵西:“请认清楚,我是小姑子。不应该巴结我的么?”

云舒点头:“我要巴结,也是巴结咱妈,巴结干嘛?”

云舒说完,起身为谢闵行夹了菜,对着谢闵西说:“西子呀,以后结了婚就知道了。还太小。”

“就比我大三岁。”

“大三岁也是大,听过,三岁的傻子,没有听过六岁的傻子吧。”

今日局面,谢爷爷宣布云舒完胜。

回到卧室,云舒明天不用上班有三天假期,她洗过澡躺在床上打滚儿。

谢闵行去了书房做些公司的料尾工作。

谢闵西认命的在卧室狂补作业。

脚下灯光璀璨,高维维坐在落地窗边,看着下边车水马龙,她都快忘记自己是谁了。

白帆从卧室走出来,只在他腰间裹了件浴巾。

他打开冰箱取出一瓶冷饮,喝起来。

高维维穿着睡衣,目光转向白帆:“我们可以谈谈么?”

白帆对高维维绽放出迷人的微笑,偏偏高维维感觉恶心。

高维维起身坐在沙发上:“想要什么?”

“知道。”白帆吊儿郎当的坐在沙发上。

高维维:“已经给过了。”

白帆放下瓶子:“这点怎么够?”

高维维气结:“我们两个都是知名人物,如果我起诉,觉得还有机会重回大屏幕么?”

白帆哈哈大笑:“维维啊,我回不到大屏幕,就能么?即使能,还能抬头做人么?还有那个男朋友还要么?的第一次啊…”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高维维。

高维维因为用力捏紧双手,指甲都扣进肉里。

“所以,还想做什么?”

白帆一副小人做派,看着高维维,食指一直摩擦下唇:“地下?考虑一下?”

“想都别想。”

白帆摊开手:“那没办法了。”

深夜,云舒口渴,起床去接水喝。

路过谢闵西的房间,灯还亮着。

于是敲门进入:“西子,在干什么啊?”

“补作业啊嫂子。还有三天就开学了。”

“学校的事情怎么说?”

谢闵西:“估计得高三才能转回去。”

云舒:“我帮不上忙,哥和爸爸都想让受惩罚,抱歉西子。”

谢闵西:“没事,嫂子。去接水?给我也带一杯吧。”

云舒下楼接了两杯水,回到谢闵西的房间陪她。

谢闵西的作业还有很多,云舒看着心疼不已,“西子,把比较擅长的科目作业给我,我写吧。”

谢闵西一听激动的抱住云舒:“我就知道嫂子是亲的。”

云舒说:“赶紧的。”

这一夜,两人疯狂补作业。

清晨,谢闵行起的都比较早,今天床边儿竟然没人。

云舒被谢闵行暗中抱得次数多了,她自己也不矫情,直接躺在床上睡,谢闵行乐的满意,今早竟然没人,沙发上也没人?

谢闵行直接去了妹妹卧室,看到两个少女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场景,手上拿着歪倒的笔,还有作业纸上画的横七竖八的痕迹,一看就知道这是云舒打瞌睡的时候写的。

谢闵行悄声取出妹妹手中的笔,抱起她放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又转身到云舒身边,将笔放下,抱起她回到卧室,让她睡觉。

云舒醒来已经躺在自己的卧室了,在床上打了个滚儿,“老公?老公?”

没人回应她。

这些日子,老公两个字已经叫顺嘴了。

云舒心想:那我继续睡。

这一睡直接睡到了中午。

谢夫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谢闵西的屁股上挨了两大巴掌。

云舒是儿媳,谢夫人就嘴上训斥了几句,才离开。

餐桌上今天就三个女人,云舒问:“妈,爷爷去哪儿了?”

谢夫人:“今天一大早去了邻市。”

“什么时候回来啊?”谢闵西问。

谢夫人认真一想:“爷爷也说不准。”说完去取了今日份的早报翻看,“邻市最近也没出事什么大事情啊……”

云舒喝口水,漱嘴后,“妈,估计爷爷只是去见老友了,或者军区有什么事情需要保密。”

谢夫人也觉得有这个可能,第二种可能性更大,“们赶紧吃饭,吃完饭去后边儿给我翻花去。”

“妈,可不可以不去?”

谢夫人:“不可以,让们减肥,锻炼身体,看现在多就行骨感美,俩身上的肉不少了。”

云舒:“……”

谢闵西:“……”

元宵节过后,云舒和谢闵西同时松口气儿,一个躺在床上,一个躺在懒人沙发上,口中都说道:“作业终于写完了。”

云舒回到房间,谢闵行还没有回来,她好久没有拥抱过她的大床了,直接以一个大字蹦到床上:“床宝宝,我爱,从今天开始,我又回来了。”

“作业赶完了?”

“完了,嗯?回来了。”云舒直接回答,回答过后听声音像谢闵行的,就转过身,看着谢闵行:“吃饭了么?”

“吃过了。”谢闵行将外套随手放在沙发上,松松领带,“爸妈后天回来,后天下午下班,我们一起去机场接。”

云舒:“这么快就一个月了,记得去接我啊!”

“上班下班那天不是我亲自接送。”谢闵行提醒。

云舒:“说的也是。洗洗澡睡觉咯。”

谢闵行难得起了调侃云舒的心思,于是开口道:“要不要一起?我免费!”

云舒伸出一只手指晃晃: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