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咪app下载安装

乔玉佳去找乔湖,两人已经回来了,人都到齐了,乔玉灵去看了唐风,唐风也给南宫辰维换好了衣服。

大家都落坐,秦晓燕终于是忍不住了,两眼放光的看着乔湖问,“干爹可以吃饭了吗?”

“啊?”乔湖也傻眼了。

乔玉灵忍着笑说“行了,快吃饭吧,大家都饿了。”

乔湖怪异的目光看乔玉灵,手也拿到了筷子,伸手去夹菜,别人也都动了起来。

乔家人一桌,外加秦晓燕,唐风那边就是以唐风为首的几个男人,都是乔玉灵的手下。

终于可以开吃了,秦晓燕吃得那叫一个欢实,乔湖与小刘氏,大刘氏等人看着秦晓燕满满的心疼,小刘氏坐的距离秦晓燕远,便看着乔玉灵说“玉灵你快给她夹点菜,这孩子是饿了几天呀。”

秦晓燕很想回答,但是看到眼前的吃食,她一句话都没有说,依旧是各种吃,那状态就真跟饿了很多天没有吃饭一样。

虽然她动作快,但是举止还是很优雅的。

乔玉灵也听话的给夹菜,一边乔湖终于是开口了,看着乔玉灵问,“玉灵,这是怎么回事儿?”

“她……现在没有地方可以去,就住咱家吧,另外她要认您和娘,做干爹干娘,你们看……”

“这孩子怕是个孤儿吧,这么多天没吃过饭了,看给饿了,家咱也不缺这一口粮食。”乔湖心疼的说着。

清纯靓丽俏皮的奥运宝贝

小刘氏也说“是呀是呀,咱家不缺这点粮食,就让这孩子留下来吧,一会我就和你三伯娘给她做衣裳。”

“噗……”秦晓燕直接喷了,在听到乔湖说她是个孤儿的时候,但好歹也是大家闺秀,动作飞快的用手帕遮住了就是呛到了自己,不停的咳,“咳咳……”

小刘氏慌忙起身走到秦晓燕身边,乔玉灵已经在轻拍着她的背给她顺气了,小刘氏也劝说道“家里要吃多少有多少的,别这样孩子,不够吃一会干娘再去给你做。”

秦晓燕咳了半天终于算是缓过来劲儿了,她眨着眼睛看着乔玉灵,小脸红红的,竟有点心虚。

乔玉灵知道她的情况,便打圆场,“娘她就是今天饿坏了,我们快吃饭吧,一会就凉了,南宫辰维那边还没有人照看呢。”

小刘氏与乔湖瞬间就被转移了注意力,小刘氏道“对对对,辰维那边不能没有人,我们赶紧吃,吃完过去守着。”

但是秦晓燕就有些傻眼了,她有些疑惑的看着乔玉灵问,“你刚才说那个男人叫什么?”

“南宫辰维。”乔玉灵说完又道“你认识他?”

秦晓燕摇头,“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但是又想不起来。”

“那就别想了吃饭吧。”乔玉灵说。

秦晓燕立即就被吸引了注意力,回头吃起饭来。

这顿饭吃得很高兴,但最开心的还是秦晓燕,她真的极少这样与大家围在一起吃饭,这样热闹又温暖的场景似乎离她很远。

吃过饭后,大刘氏将她给乔玉香新做的衣服给了秦晓燕,秦晓燕与乔玉香的身形差不多,衣服也非常的合身,当她换了女儿家装扮出来后,小刘氏与大刘氏立刻就笑了。

“还是女儿家的装扮好看。”小刘氏说。

“这丫头长得可真好看。”大刘氏也在一边夸赞着。

秦晓燕腼腆一笑,然后在眼神看到乔玉楠手中的果子时,瞬间就跑了过去,“你吃的这是什么呀?”

乔玉楠看了看犹豫了片刻,从里面拿了一个,个头小的递给了秦晓燕,“果子。”

秦晓燕便立刻接过来,送到了嘴里,瞬间眼睛就弯成了月牙,“哎呀,真好吃,这是什么果子?还有吗?”

乔玉楠点头,提要求,“你抱着我飞,我就带你去吃果子。”

“好,这有什么难的,你告诉我在什么地方。”秦晓燕说着就已经伸手将乔玉楠抱了起来,于是两人便……大摇大摆的手走。

这一幕乔玉灵自然也是看到了,家里又多出来一个吃货,真不知道是喜是忧。

小刘氏上前看着乔玉灵说“你这丫头,将人带回来也不跟娘说,我这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认干亲是要给见面礼的,娘现在手上还真没有东西给晓燕。”

乔玉灵就打趣,“娘你不用给她什么,你就天天给她做好吃的,保准她左一个干娘又一个干娘的叫着。”

大刘氏也在一边插言道“我看这孩子就喜欢吃,性子也好,是个好孩子。”

“今天晚上让大刚叔他们过来吧,或者大家去农场那边的大厨房,早点跟大厨房说让准备着,认干亲也是需要有人见证的。”乔玉灵说。

小刘氏想了想道“还是叫几个重要的人到家里来吧,我和你三伯娘这就去准备。”

“哦。”

“你快去看着辰维,晚上我把饭给你送过去,他那边现在也不能离开人,要好好守着,别再出什么问题。”小刘氏催促,

乔玉灵点头,“好吧娘,那你们去忙吧,我去看着他。”

乔玉灵进到南宫辰维屋里的时候,他依旧在睡,乔玉灵便伸手给他把脉,眉头依旧紧紧的皱着。

南宫辰维身上的伤倒是没什么,只是身上竟然有毒……

想了想,乔玉灵收集了一点南宫辰维身上的血,然后便坐在边,看医术找能解南宫辰维身上毒的办法。

时间很快,一晃就到了晚上,乔玉灵没有出去,外面秦晓燕与乔玉佳,乔玉楠几个已经打成了一片,就连认亲仪式乔玉灵也没有出去。

屋子里早就已经点亮了灯,乔玉灵就那样静静的坐着,眼眸紧紧的在书上寻找着。

南宫辰维醒来的时候,便看到这静美的一幕,她就坐在自己身边,一屋安静,又带着温馨,他嘴角轻轻勾起一抹弧度,就那样看着她。

而专注看书的乔玉灵也没有注到南宫辰维已经醒了,只是习惯性的抬头看他时,这才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经醒了,有些惊讶,“你醒啦。”

“恩。”南宫辰维点头,感觉有自己身上的伤口被人处理过,连衣服都被换过,他自然的以为是乔玉灵帮他做的,“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