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lth2?下载

谢闵行点头,他抱抱娇妻,手摸着她的外衣,因为出来的急,云舒穿的很薄,随便拿了一件衣服穿着。

谢闵行脱掉西装外套,搭在老婆的头上,就想他们平时包小家伙一样,裹着云舒的后脑勺和上身,“保暖,你穿着。”

云舒摇头:“你回家会冷的,我一直在医院,有暖气,我不冷。”

谢闵行选择性的听,他伸手拽着老婆的手,塞进他的外套袖子中,扣上扣子,“乖,听话。”

这语气,还有刚才穿衣服的动作,都是把她当成了孩子养,平时,给小财神穿衣服就是这样,他的大手捏着小家伙的小手套棉袄……“那好吧,老公,你到家给我说一声,路上有积雪慢点开。”

“恩,放心,我看着你上去陪轻轻去吧。”

云舒在老公的注视下,她消失没有影子。

到了病房,林轻轻问:“大哥走了?”

云舒点头:“轻轻,你今天是怎么了?

刚才出现的时候,吓我一跳你知道么?

脸色白的,像是石灰嚯嚯的水。”

“小舒,我梦到两个孩子了,一个哭一个笑,很可怕。”

80后的少妇 下班后乡间写真

云舒看病房内,灯部被打开,“现在也是害怕是么?”

林轻轻点头:“我心很慌。”

“没事儿,我一直陪着你,明天,我们最早一个做,刚才医生说你需要安神,明天检查出来,孩子没事的话,我们去找一下赛札叔叔吧,让他给你开点药。”

“恩,好。”

云舒照顾着林轻轻躺下,她拿出手机交代小姑子:“明天,你哥将出现在中医院,明天一天,你和江季哪里也别去,就在病房呆着。”

“大嫂,忘记告诉你和轻轻嫂子了,江季哥哥出院了,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

云舒拿着手机,指甲想把手机屏幕扣除一个坑出来。

似乎那里就是谢闵西和江季的脸。

“一次次的得寸进尺,西子,再有下次,我可不替你隐瞒了。”

江季电话直接打过去,“小舒,你们明天去医院干什么?”

云舒:“给轻轻体检,既然你都出院了,早点休息吧,我也睡觉了,晚安。”

江季的身体还在康复阶段,轻轻半夜住院,这事儿还不能让江季知道,如果他知道,肯定会担心跑过来看。

云舒嘟囔:“我怎么成小骗子了我,骗江季,骗老公,唉,做人真难。”

次日,小家伙也出现在车内。

云舒拿着报告单,脸上欢欢喜喜的,“老公,轻轻没事,我们能去找一个藏医吧,他可神奇了,让他给轻轻开点安神的药。”

小家伙在车上,冬日的阳光很刺眼,到处都照的很白净,小家伙的脸也是,“妈妈,啊咦”云舒去后座,抱起孩子,“清晨起来没有见到妈妈哭了么?”

“哭了,后来怕他把老宅的人都惊动,一早便给他穿上衣服出来找你。”

云舒心疼的亲亲儿子的脸,“老公,最近我都陪轻轻睡觉,晚上也带着小财神,反正他现在也能睡一整夜,不需要我们半夜起床,你就自己霸占咱的大床吧。”

“不用小舒,我没事。”

林轻轻不好意思的拒绝。

如果,因为自己昨晚的紧张导致小舒时刻陪伴自己,她会很过意不去。

“怎么不用,我们是小姐妹,我陪你不是天经地义。”

谢闵行没有拒绝。

到了地方,谢闵行打量四周,“原来就是这里。”

云舒指着那个门说:“老公,就是这里,这个藏医医术很高明,要是再古代,我说啥也得把他给收入麾下。”

门打开,谢长溯扭头,他激动的指着赛札,对着爸爸的脸呜呜啦啦的“介绍”。

“医生你好,我是谢闵行,小舒的丈夫,长溯的爸爸。”

谢闵行主动介绍。

“我是赛札,来了都进来吧。”

他只看林轻轻的面色,就断定她的问题,“最近心烦意乱?”

“是的,我晚上多梦。”

赛札进门没一会儿就出来,递给她一包药:“是药三分毒,调理一下,稳定了就不要喝。”

“谢谢赛札叔叔。”

谢闵行见多识广,他观察的也很细致,赛札想抱小家伙的时候,露出了手臂上的疤痕,云舒以为是曾经的纹身后来洗了,但谢闵行留心的一下,便把儿子递过去。

又因为小舒说他是藏医,莫非,是神医族?

云舒推搡老公的胳膊,“想什么呢?

这么入迷。”

“我想什么了?”

云舒和谢闵行开车带着林轻轻回到老宅,谢夫人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她紧张的询问林轻轻:“你没事吧孩子?”

林轻轻月份越大,她就比其他的孕妇肚子更圆,人也胖了很多,而且越危险。

“妈,没事。

我只是不放心才去医院检查一下。

快回屋吧,外边冷。”

夜晚,云舒抱着孩子去陪林轻轻,小家伙换了一个地方睡,他竟然到了十一点还不睡觉,眼睛转来转去,“宝贝,你该睡觉了。”

小家伙仰脸,看看左边的妈妈,右边的婶婶,他翻身钻到妈妈的怀中。

云舒单手撑着头,另一只手轻轻的拍打孩子的肩膀,“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庙……”林轻轻背靠着床头,她伸手揉揉小家伙额头上的碎头发。

“小舒,还有不到一个月是小财神的周岁生日,你要怎么给他过?”

“我就不告诉你。”

小家伙已经被哄睡,云舒说:“轻轻,江季哥已经出院了,我们明天去悦来年华吧,顺便把西子接回来,她一个小姑娘家,整天在江季身边像什么?

再说,这马上就过年了,她再不会来,我老公就该起疑心了。”

林轻轻:“明天就去吧。”

“唉,有时候想想,我们俩还真挺没良心的,江季对咱俩真是掏心窝子的好,咱俩对他,确实不咋地。”

悦来年华,江季还在说着小时候云舒和林轻轻的那些破事儿。

“西子,我给你说啊,你就掌握这几件事儿,江季哥哥保证小舒和西子以后不敢欺负你,不过一般欺负你的也只有小舒。”

江季拍着胸脯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