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w

道源居住的草堂,简陋的出乎丁乙的想象。他没想到堂堂国师,居住的竟然是这样简陋的屋子。草堂里面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甚至连桌椅都没有。

草堂屋顶上的茅草,看来也是长时间没有更换了,颜色已经发灰,甚至有些已经碳化变黑,整个草堂里面有一种陈腐衰败的气息。

丁乙坐在蒲团上,规规矩矩的,身形端正,目不斜视。他从赛场上刚刚下场,还来不及和队友一起欢庆胜利,就被道源派人请到了这里。道源应该履行了他的诺言,去赛场观看了他的比赛。只是丁乙还不清楚,道源为什么会让他到这里来。

丁乙进入这间草堂,已经有好一会儿了,道源除了刚开始说了一个‘坐’字,就没有再说话。丁乙不敢冒失,只好静坐在蒲团上,等候这位在流花大陆最有权势的人发声。

道源似乎在冥想,他端坐在那里有好一会儿,闭目沉思。丁乙只好静静的陪伴。

“丁乙,你是一个大有能力的人,如果你换做是我,坐在我的位置,你要怎么做?”半晌道源没头没脑的抛出了一个话题。

丁乙连忙道:“国师,我只是一个小小顽童,没什么见识,更谈不上什么能力,我……”

道源睁开双目,目光似电,看得丁乙心里直发毛。

“说吧,你要是坐在我的位置,你该怎么办?”道源再次问道。

这是什么话?一定要回答么?自己该怎么说?丁乙有些惶恐,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道源的话,看似突兀,应该还是指曾仪他们在国会通过工业法案的事情。显然道源并不是看好这个法案,或者说,这个法案如果实施,会造成大陆上一些变化。道源可能有些不乐意看到。可是这件事,不是最初道源答应自己的么?

丁乙脑海中一时天人交战,进行各种判断分析。不过显然这些充满矛盾的事情,让他无法短时间做出抉择。

民族风韵女郎看向远方

道源也不说话,就这么直直的盯着丁乙。

丁乙无奈只有硬着头皮道:“我以为这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是向前发展的,就譬如这屋顶上的茅草,以前只是在野外静静的生长,自从发现它,还有造纸的功能,这才被广泛的利用起来,而纸张的出现,又可以记录历史,传承文明……”

“坐在上面的大人们应该因势利导,寻求一个好的方式,创造一个好的环境,将有利的方面继续保留,有害的部分加以剔除,新事物不一定都是危险的,这要看上面的人去怎么判断取舍……”

道源打断丁乙的话,说道:“好、坏,是、非,黑、白,怎么去判断,怎样去抉择?怎样去取舍?”

丁乙冷汗淋漓,到这里也只好硬着头皮道:“群策群力,查漏补缺,我想……我想应该还是会……还是会筛选出好的方案的。”

道源冷笑道:“你是说那些议会里面的蠢蛋?指望这些人?”

丁乙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小丁乙,你知道这世间什么最复杂?是人心啊!太上忘情那不过是哄骗那些书呆子的,人心不古,丘壑难填,修真者的**,比起凡人更是强烈。利益!一切都是围绕利益!是非曲直真的存在么?”

“这把火是你烧起来的,你就要有这份觉悟,是让这把火烧得更旺,还是要把它熄灭,你事先要有这个准备!”

丁乙还是不能判断道源这话里的意思,是支持,还是反对呢?丁乙还是一头雾水。

“你是阿孝的人,阿孝对帝国做出了重大的牺牲,这一次,我就不多说些什么了,你还很年轻,还有漫长的路要走,不要被身边的那些大人带偏了。你回去吧。”道源下了逐客令。

丁乙赶紧站起来,向道源在深深施了一礼,这才离开。

“南华,你怎么看?”原本闭目的道源再次说话道,在这原本空荡荡的草堂内,在昏暗的地方,一道灵光闪现,一个身影显露了出来。

“你还是太妇人之仁,这件事危害甚大,说句不客气的话,这是危及国本的大事。人心最复杂,呵呵,人心也最善变,生死攸关的时刻,我想只要是正常的人都会做出正确的选择!”那个叫南华的身影厉声说道。

道源微微皱了皱眉。

“南华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这时局还没有到那一步,就跟那个孩子说得那样‘这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是向前发展的’。一个呱呱坠地的小生命,谁知道他的将来是贤是愚?你也不能太过于偏颇,总还要观察一阵再说。”

南华道:“最复杂的是人心,到时候人心乱了,整个格局可就不像今日了。”

道源道:“摆在明处,总比在私底下偷偷摸摸的好,再说这也是绝大多数人的意见,我们也不能独裁专断,起码表面上的平和还是好的。”

南华道:“想不到昔日灭国屠城的卫道士,现在竟然变得这样宅心仁厚,老源你变了。”

道源并不在意南华的讥讽,他道:“不是我变了,是时空环境都变了,你还当是以前么?这次青莲争霸赛过后,这傀儡,已经勾起了大多数人心底的**,你以为强行压制,就可以的么?不如一切都摊在阳光下,我们这些老不死的,总要睁大眼睛看看,这到底会发生哪些变化,起码心里有个章程不是吗?”

南华没有作声,他的身影渐渐淡化,最后完消失在了草堂……

能够得到国师的召唤,在很多人看来这是了不起的殊荣,不过丁乙没有一点喜悦,大陆赛获得冠军,也不能冲淡他的忧虑。道源的话一直在他脑海中盘旋,让他吃不透,也想不通,这中间的关节。

道源的话云山雾罩,他捉摸不定。也许道源只是要敲打他。他无从去判断道源的态度。反正已经这样了,自己做了自己认为该做的事,真的有什么不遂,到时候再说吧。丁乙懒得再去费神。

道源的侍卫长把丁乙送到东南会馆,这里人声鼎沸,大家都在庆祝建国以来,东南七省获得的首个青莲争霸大陆赛的冠军。

丁乙从车辇上下来,他向侍卫长躬身行了一礼,看着这火焰神牛拉动的依仗返回,这才向东南会馆里面走去。

无数的人对着丁乙欢笑,大家拍打着小傀儡师并不宽阔的肩膀,向着小傀儡师竖起大拇指,众星捧月一般的簇拥着他走向里间。

陈世安迎了出来,领着丁乙往里走,整个东南会馆到处张灯结彩,所有的人都在欢呼,丁乙脸上露出了笑容。

东南的两支参赛队伍再次合并到一起,这一次的联合进击,大家都非常满意,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所有的人都是喜气洋洋,邱丰伟、施瑶、曾茂至少表面上看不出他们有什么不虞。

鲁大师亲自大显身手,亲自去厨房张罗,整出一桌天九宴,一共九九八十一道极品佳肴,为丁乙他们庆祝。东南会馆的馆长林闲,也亲自送来十坛,百年老窖的珍藏美酒。这一次是宾主尽欢。

“邱副校长,这一次我们合作无间,取得了大陆赛的冠军。不过,半年之后就是紫殿的总冠军赛了。从流花大陆到天元大陆,光是海上的行程,就近一个月,再加上我们返校的时间,各种准备的时间,到了天元大陆还要前往中都黄金之城的时间。单单这些路途上的时间,七七八八差不多就有快三个月,我们在学院的时间只有两个来月,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打算的?”明辉问道。

邱丰伟看了一眼丁乙和龙炎,又看了一眼施瑶和曾茂。半晌才道:“一切为了这些孩子们,那些繁文缛节能省就省,这是我们整个东南的大事,也是我们两所学院的光荣,王副校长、明副校长的意思我们明白,这次就让丁乙和龙炎跟你们去南屏……”

施瑶有些舍不得,眼巴巴的看着丁乙和龙炎,道:“我们玄藏学院不比你们钟山学院人才济济,这可是我们玄藏学院最宝贵的人才,别看我们平时对他们严苛,可是一直都是把他们当成,自家的至亲骨肉,他们两个到了南屏,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王齐平和明辉连忙发下重誓,做保证。

陈世安道:“施瑶师姐,你尽管放心,丁乙和龙炎在我们钟山学院一定会得到妥善的保护,受到最高规格的礼遇,这个你们尽管放一个万个心。”

邱丰伟也觉得施瑶有些小题大做,施瑶道:“虽然有两位的保证,但是我还是不放心,少不得我还是跟着他们去钟山学院一趟,不然还是不踏实。”

王齐平和明辉对视了一下,也只能点头同意。邱丰伟也觉得施瑶跟着去比较保险,毕竟这两位少年天才,万一去了钟山学院,被钟山学院以种种理由强制硬留下来,无视两支学院签订的合约,到时候,玄藏学院可就亏大了。

众人商议已定,这才放下心来。

马原道:“三宝和果子也回钟山学院么?”

郭三宝和张果子都是一愣,马原道:“这次我们一起携手作战,却不知将来何时才能见面。”

陈世安道:“小马说得不错,要不,这次我们钟山学院,邀请诸位一起到南屏做客,毕竟这次两个学院合作无间,学员之间也可以多多交流,几位怎么看?”

邱丰伟和曾茂有些心动,毕竟是东南第一的学院,即便是他们也没有去过,难得对方这么有诚意,也就没怎么考虑一口答应了下来。这一下马原可是乐坏了,他老早就想去钟山学院见识一下。云翔他们也很高兴,这一次郭三宝、张果子和大家并肩作战,早就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能去钟山学院转转那是再好不过。

大家还在推杯换盏,林闲走了进来,他身后跟着慕浩然。袁真不觉皱起了眉头。

“祝贺钟山学院获得大陆赛冠军,大家不介意我暂时带丁乙先去一个地方,少时我再把他送回来……”

慕浩然的背景这些学院高层几乎都知道,他们也不敢阻拦慕浩然。

不过施瑶还是跟了出去。慕浩然是开着一具车傀儡来的。丁乙叫上曲三,也驾驭着车傀儡,一路跟着慕浩然的车傀儡。

车傀儡又开到了写有‘卫戍’的高墙大院,慕浩然让施瑶和曲三在外面等候,他带着丁乙再度进到了大院。

宗孝正在院中等他们。

“听说国师在赛后,找了你,他都跟你讲了什么?”宗孝阻止了丁乙他们的行礼,直奔主题。

丁乙就把道源与他的谈话,原原本本的跟宗孝叙述了一遍。

宗孝道:“你师兄要你留在京都,你为什么要拒绝?”

这话题太跳跃了吧,不是在谈论国师和他的对话么?怎么又扯了回来。

丁乙只得把先前的理由,再重复了一遍。

宗孝良久才说道:“你和天罡城的人厮混在一起,这本来没有什么,不过既然国师已经过问了,这件事就非同小可了。你师兄想把你留在京都,在这里,至少我还可以帮你遮风挡雨,不过你要坚持回东南,那么以后出了什么事,你自己要多加小心了。”

丁乙连忙对宗孝表示感谢。

“大力发展傀儡科技,提振傀儡系的影响力,这些应该是天罡城的那些铁匠们打的主意。这没有什么错对,你想到用立法的手段去堵住疏失,表面上也过得去。不过,小乙,你毕竟还是太年轻,不懂得人心。这人心是永远不会得到满足的,要是立法有用,制度有用,那帝国设立监狱做什么?怎么还是有那么多不法分子,前仆后继的以身试法?”

“无限的生命、通天的手段,这是修真者梦寐以求的梦想,你知不知道这个京城里面,有多少人想要获得你这具车傀儡的图纸?又有多少的野心家想把自己的子弟,安插在你身边?”

丁乙刷的一下冷汗冒了出来。

“我给国师写了一封信,以后关于傀儡术的研究,仅仅限于集云城和天罡城,这两地的傀儡工厂,可以生产家用傀儡和车傀儡。其他各处的工坊、工厂均不得生产销售。所有的傀儡师,必须到各个城市的市府报备,严格限制傀儡师的流动,各地的车友会必须解散,各地的维修工坊必须关停,四海商会与龙腾商会,将会面接管集云城和天罡城的傀儡运作。傀儡术不得私相授受,凡人不得在学习阵法、机关、炼器等相关学科。所有生产销售的各类型傀儡必须证件齐备,发生故障的各类型傀儡统一回收销毁……”

丁乙骇然的看着宗孝,他没想到他的老师给道源上了这样一封书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