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先锋下载资源影音

“兄弟,您要的东西来了,虽然不知道您是哪一路神仙,但是今天显然很多人是看在您这吃相上才来光顾本店的,所以今天您的这顿饭我请了,您就再像刚才那样痛快的吃就是了!”张嫌点的第二份餐很快就上桌了,菜到了以后,系围裙的男子似乎也不再害怕张嫌,凑近了张嫌的耳边,冲张嫌轻声说道。

“吃得多还有奖励吗?是有什么活动吗?”张嫌听说免单,开心地问道。

“嘘!这不是活动,我知道,要不是兄弟您在我店里这般手抓狼吞,今天的生意也不会这么好,平时那几个减肥夜跑的,今天都直接跑我店里来吃了,看在您帮我招来了生意的份上,您今天点了这两餐我也就给您免了,你要是再多点,我可就要算钱了哦。”听到张嫌的问询声,系围裙的男子生怕隔壁两桌听到,贴到张嫌耳边轻声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哈哈,我这难看的吃相居然还有这功效啊,好说好说,那就谢谢老板您了。”张嫌听到围裙男子解释之后,压着嗓子哈笑了起来,点头向其致谢道,然后继续张开手脚,直接下手去抓那烤串和扇贝花蛤。

两份大餐吃了足足有两个小时,张嫌才感觉那份饥饿的感觉完消去,转而是一股筋肉紧致之感涌上了他的灵识,张嫌知道,那种感觉源自他身体机能的再度强化,可是身体机能强化的事情原来只在磨练体魂技的时候出现过几次,靠胡吃海喝让身体强化,这种现象还是第一次出现在他的身上。

“身体从骷髅状态复原了,腹部依旧没有存留下多少食物,好像吃下去的东西直接被我的身体转化成了能量吸收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张嫌部吃完之后,向店主告了别,离开了烧烤店,也没有马上回家,一个人走在通向某个公共广场的小路上,一边走着,一边透过吹拂的晚风感受着自己躯体的状态,皱着眉头思考了起来。

“能量的吸收好像让我的五脏六腑的损伤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修复,是源天启魂功的自我修复功能吗?”张嫌之前还抱怨过功法让他身体负荷增加、内脏受损,如今在大餐之后,感察到内脏居然也舒畅了许多,不由得开心道。

“不,好像不是,刚才大吃大喝的时候并没有功法启动的迹象,应该不是功法在辅助我吸收食物中的能量,那到底是什么?能让我直接将食物转化为能量,还有着强大的修复能力,到底是我身体或者灵魂中的哪一个技法起了作用呢?”没有冥魂在张嫌体内,张嫌只能苦思冥想地自我猜测着。

“刚才有启动迹象的技法……,好像只有魂核魂技之中的拓荒仁者,恢复力?难不成是它?”张嫌搜寻着刚才的记忆,继续自语着。

再有了些眉目之后,张嫌灵魂并未出窍,直接将拓荒仁者施展了出来,灵魂在躯体空间之中化成一个微缩版的老农形象,却也充斥着整个躯体空间。

“这样的话果然能感觉到细微的修复之力在修补我的躯体,但是对比刚才直接将食物转化为能量的那种恢复力,显然差之较远,难道是我刚才身体太过虚弱,才触发了它那强大的修复能力?”用灵识细致感察之后,张嫌发现,拓荒仁者的修复、恢复能力不仅对灵魂有些,隐约对躯体也有一定的效力,只是这效力不及刚才狂吃海喝那片刻时间,这让张嫌有些疑惑。

张嫌是一个爱钻牛角尖的人,当发现很有可能是拓荒仁者的修复能力在发生作用之后,便将部的心思投入到了寻找结论的过程中,根据对拓荒仁者修复能力的分析以及对自己在狂餐之时的状态复查,他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事情,就是那个莫名涌上他灵识之中的贪食情绪,那种情绪是从他魂核之中发出的,在那一个时间段内指导着他不停地狂食,让他似乎完忘记了其它事情,而就是那贪食情绪的灵识里,夹杂着某种特殊的意念,在以特殊的手段不时地操控着躯体,激发出躯体中的张嫌从未使用过的某种力量,用那股力量暗中促进了张嫌对体内食物的消化和吸收。

lome风 纯白清新写真

“这是什么?我身体还有能直接将食物转化为能量的能力,为什么我从来不知道?”张嫌在将那股贪食情绪灵识放大之后分析着,最终不敢相信地问道。

“对于这种能力,我倒是知道些……”就在张嫌惊讶地问出了声响之后,从储物戒中,木鱼子的魂力传音突然传进了张嫌的灵魂里。

“你知道?也是啊,虽然你看起来很小,但实际存在的年月却比我长,知道我不知道的一些事情倒也正常,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听到木鱼子的传音,张嫌先是一愣,随后似乎想明白了什么,开口问道。

“饕餮!”木鱼子简单回答道。

“饕餮?那不是传说之中神兽吗?”张嫌听到木鱼子的回答,不解道。

“准确说饕餮也只是种远古凶兽,不是什么神兽,据说女娲造人之时,为了使人更加完美,更能适应这天地界的环境,成为万物之长,所以集纳万物之所长,融于人的身体之中,最终才造出了你们这种模样的人,并不是按照她那源天神灵的模样造的,她让人拥有众神的初智,所以人才能更快的学习和思考,她让人拥有万物技长,所以人才能听四海观洪荒,只不过只一个‘智’的能力便足以让人立于万物之顶,而融于人身体之中其它生物的能力早已经被人类淡漠以致退化。”木鱼子似乎听说过什么,部讲给了张嫌听。

“你的意思是……”张嫌似乎听明白了木鱼子的意思,皱了皱眉头问。

“我想主人……,哦,不,大哥,您也应该明白了吧,人体本来是有通天地、辨万物的观察之眼,但是因为退化,如今有了可视之界;人本来有听天籁、闻波海的明聪之耳,因为退化,如今也有了不达音域,已经灭绝了的饕餮凶兽的消化和恢复之能,最早在女娲造人的时候也是注入进人的身体之中的,可是人统御天下之后,灭却千万亡种,早已不用为食粮而争,所以那极快的消化之力和恢复之能也就不再需要,大哥这是返祖了,是觉醒了源天时期的某种神人之能了啊。”张嫌问过之后,木鱼子激动地说道。

“我返祖了?按照进化论来说,返祖的人不是应该变成猴子、狒狒什么的吗?我的身体怎么还变饕餮了……”木鱼子说完之后,张嫌彻底明白过来了是怎么回事,惊讶地嘀咕道。

“人本来就不是猴子,只是猴子之躯灵活矫健,是万物之中最能适应天地的生物,所以造人的女娲才给人使用了猴子的造型。”木鱼子没有听出张嫌在开玩笑,认真回答道。

“嗯,我知道了……,也就是说这拓荒仁者激发出我躯体的潜能,让我可以使用饕餮之胃的能力,那我以后吃东西的话,如果想直接转化为能量供给身体,岂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再加上那强大的恢复力,倒是把我运转功法对躯体的损伤给对冲了,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啊,之所以源天启魂功里没有提到关于功法会损伤躯体的事情,是因为那个时候人的饕餮只能还没有退化,怪不得!”木鱼子回答完,张嫌一脸欢喜地点了点头,回忆起之前饕餮状态出现的那段时间,不由得恍然道。

在弄明白自己身体出现贪食原因之后,张嫌试着根据之前的感受,再次借助拓荒仁者的魂技之力刺激着自己的身体,在尝试了几次之后,果然再次在灵识中生出那种贪食情绪的灵识,不过这次,张嫌用更强而清澈的灵识对其进行着掌控,并没有让那贪食情绪泛滥,导致他再次出现饥不择食地情形,他这才放心了下来,散去了那种贪食的情绪。

见基本能掌控贪食状态了,张嫌终于松了一口气,也不再继续向前面的广场走去,直接一百八十度转过身子,径直朝自己的出租屋走回,想要赶紧回去查看一下冥魂修炼魂器的进度。

走在夜晚的小径上,经过一个个出来散步的人儿,张嫌像个捡到了宝贝的孩子一样蹦蹦跳跳着,嘴里哼着不知从那家店门口听来的曲调,欢快而悠扬。

有人侧目看向张嫌,似乎觉得张嫌是哪家跑出来的傻孩子,就算是同行在一条路上,也刻意躲得远远地,生怕引火烧身;而有的人看着张嫌,似乎认为张嫌是遇到了什么喜事,虽然不解,但经过时也向张嫌投去羡慕和祝福的目光,甚至跟着张嫌一起欢快地哼起了曲调,一时之间,张嫌所经过的地方突然多了些欢声笑语,虽然是夜,却伴着月辉让人感受到了一丝生命的美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