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羞草实验研究所隐藏入口

马林将手中的匕首投出,将离自己最远的活尸灵钉翻在地,连带着撞翻了它身后的一个架子。

它中刀与撞击架子的声音让它的同伴们将注意力投向了另一侧,这让马林有机会以最快的速度以一个默发手势将寂静结界拍在大厅里,将它的尖叫与架子倒地的声音一起拦截。

在这一刻,原本滋滋作响的燃发式照明弹不再有声响,马林扣动手枪扳机时,也不再有撞针撞击底火造成的沉闷低声,子弹钻入活尸的颅骨时也不会有更会沉闷的声音。

而当公正之主的代罚者们举着突击步枪加入其中,弹壳们落在地上时也不再有回响产生,他们的子弹穿透活尸后打在墙上没有声响,那些活尸中弹后大张的嘴里也没有声响,就连倒下的架子与落地的尸体,也没能造成任何的声响。

一切都在寂静中发生,在寂静中延续,在寂静中终结。

看着最后一只活尸倒地,马林举着左手指向大厅的远端,那儿有一个半掩的大门,丰收女神的三位代罚者绕过倒在地上的活尸们,去将那个大门关上,以免有某些怪物通过这个大门进来。

原本他们进来的话,会是活尸们的一顿大餐,而现在情况就不一样了。

公正之主的代罚者们开始用手枪给活尸补上最后一击,真正的死亡才是人类能够给予活尸最好的礼物。

马林给自己的手枪换了一个弹夹,等到大房被闭合,活尸们被挨个点名,马林这才撒掉了寂静结界。

“我以为我们的枪声会引来很多的活尸。”半身人代罚者的指挥官心有余悸地说道。

“这些活尸被混沌所污染,已经和我们南边的那些活尸不能算同类了,它们更强壮,更所无畏惧,更重要的是,他们已经不能算是生命了。”公正教会的代罚者砍下了一个活尸的首级,他将它递到了马林的面前。

马林只看了一眼就确认了它和马林在座火车南下戎马时见到的那些活尸完全是两回事。

漫步在夕阳下的文艺清纯美女图片

这些活尸更像是真正会动的尸体,苍白死硬的皮肤有如白化病一样。

“这就是为什么我的红外扫描失效的原因?”杰森对着活尸们发出了感叹:“你看,马林,这就是混沌留给我们这个世界最好的礼物,这些我们曾经准备用它们来改造不适宜人类居住地区的人造物变成了如此可怖的模样。”

“你们?”公正之神教会的负责人说完沉默了一会儿,看向马林的时候,眼中已经多了一些畏惧与震怖。

“不要畏惧,大毁灭之前留下的秘密有很多,你现在只不过是见到了冰山一角,不要畏惧,因为那是内心的毒药。”马林看着眼前的负责人说道。

后者深吸了两口气,用力地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马林的说法。

能源核心是一个有着圆形的金属造物,这个大厅里并没有,算马林看到了墙上的文字——出入口。

然后又看了一眼那些被放下来的金属门:“门是关的,那个大门半掩着,有脚印吗?”他看向关上的大门,问起了半身人。

“并不多,只有寥寥几个脚印,可以看出这些怪物们在出门这儿的时候,并不怎么使用这个门。”半身人给了一个答案,这让马林多少有些放心了——至少活尸们出门的时候一般不会用这儿。

“这儿有地下区吗,杰森。”马林一边问,一边将手枪收好,然后一边靠向大门,一边将枪口指向那个唯一打开的通道。

“有,一共有三层,我正在与旧数据库连接,确认……能源核心……在一层最内部的工程材料区。”杰森一边说,一边将平面图打在了马林的视网膜上。

“很好,至少不在地下区。”公正之主教会的负责人明白马林的动作的意义,他跟在马林身旁,跟着他移向那个通道。

“杰森,准备一次脉冲扫瞄,看看一层和地下层之间到底有几个出入口。”

“没准备,倒数十五秒计时,十五……”杰森开始倒计时,马林侧身,看到通道里空无一物——也不能算没东西,毕竟散落在地上的尸骨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倒霉蛋的。

半身人小组这个时候贴着内墙靠近了通道入口,戴着镜片的半身人探出头看了一眼通道上部,立了一个拇指就退了回来,他的同伴拉开了一支照明弹,将它放在地上滚进了通道。

没有什么意外,马林看着那颗照明弹滚进了走廊,就那么点亮了整个走廊。

“看起来没问题,我们只有这一条路?”杰森问道,同时给了马林一个答案:“四个,两个在日常购物区,一个在食品区,还有一个在工程区的最北部。”

“都要比我想的要少。”马林让半身人中负责掩护的小子原路返回,告诉在窗外二层的半身人找好掩护,同时给他们撤退的命令——如果他们被活尸发现,死守只有死路一条,他给他们自行逃跑的命令。

虽然马林也不清楚这些半身人会不会丢下他们走,但至少不能让他们身陷死境而无法自救。

然后他带着公正教会的代罚者们走在前面,两个半身人掩护着露露——这个守夜人姑娘是马林最想赶走的,但是没想到这位死活不愿意走,说什么守夜人那怕死,也要见证他所追随的人的终焉。

既然天堂有路你不走,那马林也只能带着这个姑娘地狱无门偏进来了。

走廊里的尸骨经过检查,是非常新鲜的受害者,应该和琼恩同一批进入废墟的冒险家,只可惜运气不好,冒险冒进了活尸了巢穴,最终变成了一道加餐。

“看起来那些保护机械已经完蛋了。”杰森倒是注意到了角落里的一团机械残骸,它的感叹让马林将收起来的身证份明交给了公正之主的代罚者,然后来到了那团残骸前:“活尸打坏了它们?”

“并不是,是激光武器烧灼的痕迹,你看,在这几个地方,有融化后的孔洞,还有这里,激光武器在破坏了它的外壳之后烧坏了它脊柱的中央传动系统,也许是第二纪或第三纪的遗民,他们来过这里,而我们那个留着鲱鱼罐头的朋友应该是第三纪最后一段时间的人……在他死后,活尸才渐渐地占领了这里。”

“激光武器,真希望我们能够获得一把。”说实话,马林还真没见过这种东西,能看到它长长眼界也好。

“只要你能够占领最重要的几个工厂,我们就可以量产激光武器了。”杰森这么说道。

“让我猜猜,它们是不是在莫斯科。”一提到工厂,马林就想到了莫斯科的无人机与卫星工厂。

“并不是,它们在杭州湾区。”杰森的声音满是笑意。

“当我没有说。”翻了一个白眼,马林靠到了墙上,举枪指向那道半掩着的房门,公正教会的负责人和他并排举枪,而半身人为他们推开了房门。

在马林用手势确认正向的房门里什么都没有之后,在门另一侧的半身人探进半个身子,看了一眼推门同伴一侧的情况,然后又看了一眼天花板,然后他走进了房门,推门的半身人进门,看了一眼门后:“安全。”

“保安房。”杰森跟在马林身后走进了这个房间,他看着被撬开的柜子:“正常来说,这些柜子里应该会有激光枪,只可惜,看起来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这捷足有些年头了。”马林笑了笑,看了看墙上的那些监控屏幕:“对了,我很好奇,超市保安为什么要装备激光武器?”

在马林看来,超市保安来点警棍钢叉辣椒水也就把工作给对付过去了。

“您看,您这就是东亚人的固有思维了,在您那儿,的确不需要激光枪,但是您现在所在的,可是法兰西曾经的土地啊。”杰森声情并茂地说道。

“我知道啊,法兰西费拉不堪。”马林说道。

“您看,您这就是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的他国人对法国人的固有偏见了,您知道吗,这儿的超市开业的时候,正是法兰西零元购浪潮风起云涌的时候。”杰森一边说,一边还洋洋得意地补充道:“我可是特意补充过您所在的时代的知识呢。”

“连零元购都来了,你真是够了。”马林翻了一个白眼,同时发现了桌上的一张卡:“这是安保卡?”

“的确,不过我不肯定这东西还有没有用。”

“先收着吧,按照概率学来说,这个世界上肯定有什么地方的刷卡仪正等待着这张卡片呢。”马林将卡收好,退出保安房。

公正教会的代罚者们已经站在了一道防火门前,这道防火门已经失效,很多架子和箱子堵塞了这道门,这些街垒模样的应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老规矩,马林用寂静结界控制了这一区域,代罚者们整理出了一个通道。

马林第一个通过,贴着墙,将枪口指向漆黑的大厅,这里应该是日常用品区,跟着进来的代罚者们往前进发,他们打开了枪口下挂着的紫光电筒,照亮了大厅,也照亮了密密麻麻挤成一团的活尸们。

就像是沙丁鱼罐头……不对,用密集恐惧症者看见都会ptsd的仰望星空派来形容的话应该会更好才对。

如果不是在行动之前已经服下敛踪药剂,现在活尸们已经嗅到了他们的味道。

而现在,隔着一道铁栅栏,马林带着队伍沉默行进,通过这段优先通道,他们进入了环绕卖场的环形通道。

·我以为我们死定了。

露露的灵能低语在马林的脑内响起。

·是啊,如果你那个时候叫一声,我们就真的死定了。

马林一边说,一边来到一具活尸身后,匕首从他的后脑颈椎与颅骨连接处捅入,然后将这具尖尸放倒在地。

·我又不是笨蛋。

身后的少女一边说,一边拍了拍马林的肩膀。

·那边。

马林转身,在她的指引下,看到了一个小小的幽魂。

那是一个……徘徊灵。

代罚者们也看到了那个孩子。

在马林的眼里,这个小小的幽魂抱着腿坐在它的尸骨旁,尸骨上的衣物还有破片存在,一个小型平板在尸骨旁。

马林阻止了露露跟过来的行动,他走近了幽魂,当它抬起头的时候,马林看着它那漆黑的眼窝点了点头。

·你好啊,孩子,迷路了吗?

以灵魂低语与这个幽魂交谈有了效果,它没有尖啸,而是如人一样地点了点头。

·先生,你好,现在外面安全了吗?

现在外面安全了吗?

看起来……应该是大毁灭时代的死者。

从那个时候开始,因为与亚空间的过于接近,人类就已经可以凝集起灵魂了吗?

带着这样的疑惑,马林伸出手。

·是的,安全了,我带你出去找你的爸爸与妈妈吧。

·谢谢你,先生。

这个幽魂也递出了手,在它与马林握住手的刹那,眼窝中流出血泪的幽魂扭曲着,它咧开了嘴想要尖笑,想要嘲笑眼前猎物的愚蠢,直到它发现自己在燃烧。

猎人与猎物的身份完成了翻转与再翻转,变成猎物的怨魂被神圣的能量点燃,连嘶号都做不到的可悲灵魂最终在马林手中化作了灰烬,因为被净化得太过完全,连一点小小的战利品都没能留下。

马林将手里的灰扬掉,然后捡起了那个小型平板,将它放到口袋里,接着转身走向代罚者们。

·走了,各位,我们还要事要做。

·您是怎么发现那个孩子有问题的?

露露从身后追了过来,她走到了马林的身边,用非常好奇地语气问道。

·那是直觉。

马林这么说道,同时不准备将他的天赋说出来——在他的眼中,这个貌似可怜的孩子都紫得发黑了。

·你上次也是这么回答我的。

露露皱着眉头,很显然没有被马林所欺骗,但似乎她也有什么发现,最终还是没有再问。

幸好没有再问,要不然马林就真的想不到要怎么来说服这位了。

难道要让他告诉这个姑娘,他能看明白一个灵魂所背负的罪孽?

这怎么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