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破解版iphone下载

这些原木浸泡在河中,是为防止开裂并节省船运之力,因此都是连捆做成了筏子的。

张静涛一惊,却见木筏子在这人的冲力一带之下,破浪追来,绑于码头的绳索不知被这人用什么手段弄断了。

“你又是何人?”张静涛亦惊讶看去。

“鄙人‘君子不器’唐方!”筏子冲势不减,筏子上的人影一眼看去就很方。

细看,唐方一身深蓝衣袍,在夜色中,一双方眼精光闪懂,手中的武器却一点都不方,那是一把以生铁为材质的锤形刺剑。

这剑立即让人想到了毒。

毒之一物,可不是非要用草药、金石、生化毒素配出的才叫毒药的,比如这把生铁刺剑。

这剑的险恶之处,就是剑身表面凹凸不整,其上锈斑肮脏遍剑,通常只要刺中别人,那人就会伤口破伤风发炎而死,和生化剧毒毫无差别。

另外,此剑的剑身接近剑锷处却极细,又是生铁的,极脆,剑击中对手后,若是没时间抽剑,就可折断剑身,只拿着剑柄带回。

反正生铁剑身的价格极为便宜,倒是剑柄若做工精细,还镶嵌了宝石之类,却可以很昂贵,因此,这种剑,亦适合用作马战的刺剑。

俗称恶魔之角。

唐方暂且放开了刺剑,坐下了,用筏子上的用绳子牵着的桨板划起水来。

暖暖的模糊

如此一来,这筏子可比方鬼花快多了,张静涛二人怕是别想在水中遁走了。

陈佳琪眼波一转:“等下我先和这人交手,若不行,我们再想法子在水下割断此人木筏的麻绳,再从水里溜走。”

“好,若不行,再来死斗!”张静涛点头。

正说着,木筏已经很近了。

陈佳琪便让在张静涛在水里托她,又踩着张静涛的肩头,猛然从水中跃起,在月影的映照下,蛟龙腾空般,一叉子刺向了唐方,其气势之凌厉,如她身后的月影都带上了千般杀气一样。

“看暗器!”唐方却不慌,那身体看似魁梧,却轻若无物,飘然后退。

而这暗器果然是有的,甚至都不见唐方出招,十分精妙。

因陈佳琪落地到木筏上后,木筏上就有一团轻烟闪起。

张静涛在被陈佳琪踩踏后,身体在水里猛然沉下,又蹬腿跃出水面时,见到的就是这一幕。

目力敏锐的立即看清楚了唐方的手法。

这看似是很神奇的暗器手法,实则无非是唐方早早把一个药包早早的放置在了木筏上,设置了一个陷阱。

这种药包密封时带有空气,微微鼓起,上留几个小口,被陈佳琪踩中后,那药粉就噗的就从朝天的小口中爆了出来。

由于风向关系,粉末一下笼罩向了陈佳琪。

这筏子是唐方临时得到的,谁会想到筏子上已然有了机关?

防不胜防!

好在这样的用毒方式显然是很草率的,因而这些毒粉绝不会是剧毒,否则唐方怕是早死了。

陈佳琪立即想到了杨武媚中的毒粉,跃身疾退,顺势跃入了河中,一个猛子潜入水里,以洗去毒性。

唐方亦不追击,只说:“君子不可胡乱用毒,这只是圣烟,中了后可以让人看到天堂,不妨事的,你二人若愿意投降,本君子保准留得你们性命。”

“君子?这混帐毒药对女人也有其它作用吧?别以为没人知道!”陈佳琪在水里探出头来,边游远,边怒道。

“巧毒不好配,妙手偶得之,对敌之下在下亦是无奈为之啊,君子并不会趁机作什么的。”唐方叹了口气,再次控着筏子,朝着二人追来。

好在筏子被陈佳琪上筏冲击得停住了。

陈佳琪想到要在水下突击,故意大声说:“我中了毒,不再适合拼命,我们快走!”

“如今天色昏暗,我们潜水分头溜走,不信这厮能找到我们,走!”张静涛也大喝了一声。

陈佳琪会意,和张静涛一起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

二人看似要逃走一样,实则却往筏子的方向而去。

少顷,潜入筏下,待得陈佳琪用猎叉的刺刃划断两道麻绳后,一件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猎叉被一只大手抓住了一拉。

陈佳琪手中的猎叉并非正式战斗兵器,只是那丽丽白随手从风快轻舟上拿来了用的。

这种猎叉,叉竿分为了两截,前面一段,是空心钢才和猎叉,后面一段更粗,是一尺长的空心竹干,被拉动后,这空心竹干脱落了下来,依然捏在陈佳琪的手上。

但被拉后,顺着势头,陈佳琪的人也无可奈何朝着散落的筏底而去。

就在这时,筏木的缝隙间,一把满是铁锈的细剑,无声无息地朝着陈佳琪刺了过来。

若是被这剑刺中,绝对是九死一生!

可是在水中陈佳琪的身子被河水所阻,却实在不及闪避。

美目在水中一晃,陈佳琪用手中的这截竹竿迎去,矫美修长的身子一转,让这颇粗的刺剑刺进竹竿筒子里。

这一刺的冲力,带着竹竿,往陈佳琪的胸口而来。

陈佳琪借着这力量,身体再次一让,避开其锋锐,用手臂夹住了竹竿,运足力气,那活力十足的细腰再用力一扭,只听水里闷闷地崩的一声,这生铁剑的剑身便被她扭断了下来。

松了口气,陈佳琪向张静涛看去,隔着河水,却发现张静涛的眼眸红了,大约以为她被深深刺中了。

张静涛一言不发,矫健的身体如蛟龙般一挺,猛然向上冲去。

木筏的十来根木头有几根一头早已散开,但更多的木料依然捆在了一起,很牢固,张静涛一搭这木料,就跃出了水去。

陈佳琪一慌,连忙跟着一蹬滚圆的长腿,窜了上去,脑袋在散落木头的夹缝中,露出了水面,却见张静涛落身在了木筏上,闷声不响,用出了圣师道中的风花雪月刀,挥刀朝着唐方攻去。

这第一刀劈去时,就是以命搏命的招数‘怒走刀山’,然不顾生死,当真是:无我无人!

唐方没了刺剑后,不等于没武器,那刺剑的剑套是包着羊皮的一截精铁管。